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园丁风采 > 园丁风采 > 正文内容

我看杜甫的真情与假意

作者:成武二中教科处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1-11-26 浏览次数:

  

                                                                                                                                    成武二中   宋庆君

杜甫早年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志向,直到临终仍惦念着:“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正如苏轼所说“一饭不忘君”,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杜甫的拳拳之心,永远是那样执着。更令人感动的是,他把这种感情视为其生命的一部分。逐渐,忠君爱国之心已经成为了杜甫的天性。然而杜甫的忠君爱国不是“愚忠”。杜甫是着眼于民众群体的,当他感到皇帝这个独特的个体在违反他本应该代表的老百姓的利益时,便把批评的矛头指向了皇帝:“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兵车行》);“唐尧真自圣,野老复何知”(《秦州杂诗》);“贵人岂不仁,视汝如莠蒿”(《遣遇》)!这些诗句在“怨”之外,更多愤怒。

杜甫一生逆境多、顺境少,特别是四十岁以后,穷困、衰病、奔走、逃难,接踵而至,几乎没有过几天好日子。然而在忠君爱国之外,在逆多顺少的境遇下,杜甫的仁爱精神却格外动人。无论是“老妻寄异县,十口隔风雪”那不能稍去于怀的惦念;还是“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对团圆的期待,读者都可以从中体会诗人的一往情深。他感叹妻子杨夫人在饥寒交迫中担负起抚育儿女的重担:“世乱怜渠小,家贫仰母慈”;晚年又时刻关心着疾病缠身的丈夫:“老妻忧坐痹,幼女问头风”;丈夫漂泊在外,她没有埋怨,只有理解:“老妻书数纸,应悉未归情”。杜甫笔下的妻子是那么可亲可近、可爱可敬、是那么具有奉献精神。“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竿”,从这样的诗句中,读者可以想象,坐在一旁的杜甫看到“老妻”“稚子”居处稍稍稳定、生活又有些兴味时的喜悦之情。

杜甫笔下的妻子也有非常女性化的一面:“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这是杜甫心目中妻子美丽的形象;“粉黛亦解苞,衾裯稍罗列。瘦妻面复光,痴女头自栉。学母无不为,晓妆随手抹。移时施朱铅,狼籍画眉阔。”这是借写小女儿顽皮,调侃久别的妻子。从这些诗篇可以看出杜甫能把自己的情感表现得极富温情。

另一层面,杜甫诗逐渐成就了一种“沉郁顿挫”的风格。情感浑厚、浓郁、忧愤、蕴藉。如果说豪放是奔涌江流,沉郁就是海底潜流。当诗人飘逸飞动、狂放不羁时,就形成为豪放;当诗人沉思默处、忧愤填膺时,就变得沉郁。他的沉郁忧愁不只是个人的更是国家的民族的人民的,因而这种沉郁具有丰富的情感层次。因而这种丰厚的情感外现时有时可以暴露诗人个性上的弱点。以《客至》为例,试看:“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既有写实又有夸大,并且内含“作秀”的笑脸。杜甫此时一副对县令巴结奉承的模样,显得有失大家风范。此时对“县官”的奉承可以理解为与志同道合者相遇的欣喜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对“官”的努力追求。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明是写物暗是写人。杜甫把自己身边的人物看作“群鸥”,同时彰显了他媚俗的一面,他认为这样能够逢迎崔知县。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喜崔明府相过”中已经暗示了作者的欣喜若狂的姿态,“蓬门今始为君开”更有失态之感。实际上,此时反映的是“老杜”的一种情不自禁的“奉官守儒”的心态。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盘飧既然无兼味,家贫到只存旧醅。不太合乎常理,既然是知县大人来了,就应该把家里的所有美味都拿出来,否则可以视为吝啬。既然倾尽所有,还谦虚说什么“无兼味”干什么?这不是“作秀”又是什么?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首先强调的是“肯”,这应该是本句的焦点。谁“肯”?当然是崔明府。就是说明府你若“肯”允许,那么我就把邻居的那个老头“呼”过来一起喝酒。可是言外之意呢?明府若不肯会怎么样?当然就不会去呼喊人家来陪酒助兴了。

 杜甫对君王和家人的忠贞和对为官的刻意的追求使他的思想表现出明显的“实”与“虚”、“真”与“假”,“愤世”又“媚俗”,极富温情并且憨态可掬。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